栏目导航

娱乐新闻 汽车资讯 社会文化 教育新闻 财经资讯 女性生活 旅游新闻 历史咨询 金融新闻 大咖名流
财经资讯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资讯 >

春天的序曲(全面小康画卷)

发布日期:2022-04-12 00:2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春节历史绵延,积累了大量的文化资源。以团圆、拜年为主体的传统礼俗体系,以春联、剪纸、年画、花灯为表征的视觉审美体系,以舞龙灯、踩高跷、逛庙会、放鞭炮、燃烟花为代表的游艺体系,以年夜饭、包饺子、打年糕为内容的物质文化体系等,共同构成了春节的文化内涵与民俗形态。

  在美术工作者的创作中,这些节庆习俗借绘画形式创新,从而实现美学升华。如徐步成的油画《火红的年味》表现了上海老弄堂里家家户户挂灯笼、贴春联的热闹景象。画面中,老人、年轻人和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似乎感染了整座城市,大街小巷瞬间格外温暖。应金飞的版画《家宴》则是一件构思独特的作品。除夕的年夜饭通过勺子上的“镜像”呈现出来,其上光影游动,通灵而透莹。这些美术作品均体现了美术工作者对传统年俗的认同和亲近。

  春节是古老的,也是年轻的。进入新时代的春节,愈发洋溢着生机勃勃的青春朝气。高科技赋能所带来的新视觉体验,高效有序的高铁春运、便利环保的手机拜年等新年俗,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所带来的人民精神面貌及城乡景观变化,都成为春节题材美术作品的鲜明主题。例如,燕天池的农民画《金陵之春》,在描绘人们阖家团圆、欢度春节的同时,将高铁、5G移动通信等时代发展新成就和城市发展新面貌融入画卷,展现了时代新象。当然,春节动人的情景远不止于此。

  随着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不断深入人心,许多外国友人也过起春节,共享中华文化之美。何家英、张见等人创作的中国画《欢乐春节》,便全景式展现了各国人民同庆中国农历新春的情景:舞狮、放鞭炮、划旱船、包饺子……画面处处洋溢着幸福感,是对新时代春节的生动诠释。

  对于美术工作者而言,春节为其提供了海量创作资源。一些春节题材的作品,与其说是美术工作者深思熟虑的结果,不如说是春节文化激发的创作实践。

  春节题材美术创作源远流长。单就存世的中国古代美术作品来看,依其文化性质可分为三类:宫廷绘画、文人绘画和民间绘画。三者虽各有各的文化诉求与传承体系,却始终相辅相成。如今,随着国家发展与时代进步,美术工作者开创了春节题材美术创作的新格局,无论是内容还是风格、语言,均展现出新时代的气象与特征。

  在民俗主题的创作实践中,春节是最为盛大的题材,也是最为亲切的题材。当美术工作者们浸润于古老的文化传统,又踏上新时代新征程时,他们更加自觉地深入开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,领略其精神内涵,推动其实现创造性转化、创新性发展。同时,美术工作者扎根时代生活,创新艺术语言,塑造新时代的人民形象,建构新时代的年俗主题,呈现新时代的价值追求。这些实践,是当代美术创作回应时代的重要方式。

  为人民塑像,描绘他们昂扬向上的精神风貌和奋斗、乐观、自信的气质,已成为春节题材美术创作的主要取向。罗小珊的中国画《工地春晚》,以乐观主义的视角再现了春节期间依然坚守岗位的工人群像。作品寓刚健于快乐,笃实朴拙而华光四溢。丁晓东的中国画《幸福的行囊》,描绘了旅客在春运大潮中行进有序、亲情浓浓的温暖景象。显而易见,这份从容和自信所依托的,正是国家的强盛。

  新春伊始,气象清朗、艳阳高照的岚光山色,也是美术工作者所钟爱的表现对象。在中国画《延安新春》中,徐卫国以朴厚空灵的笔法、似淡若浓的墨色,勾勒出满山青翠、楼宇林立的延安新貌,展现了革命老区的发展活力。

  在春节题材美术创作中,新年画独树一帜。新年画之新,在于其内容与表现形式与时俱进、求新求变。近些年,在“新生活·新风尚·新年画”——我们的小康生活主题美术创作征集展示活动中,涌现出许多优秀新年画。这些作品生动描绘了新时代人民小康生活新图景,像何小宝的《春归大地》、杨先红的《小康日子美羊羊》、李龙燕的《闹春图》等,皆于重彩装饰趣味中弥散出融融春意,反映了人民群众不断攀升的幸福指数。

  纵观近年来的春节题材美术作品,不难发现其从文化传承、人民形象塑造、国家建设等多个角度,深刻诠释了春节文化的丰富内涵,因此可称之为一部生动的春节文化图典。

  百节年为首。中国文联、财政部、文化和旅游部实施的“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”,文化和旅游部组织的“国家主题性美术创作项目”,中国国家画院承办的“‘一带一路’国际美术工程”等主题性美术创作工程,都将“春节”纳入选题范围。历经数年,春节题材美术创作的“家底”已日益丰厚,无论是素材积累,还是对主题的提炼,抑或是对图像的处理,皆储备丰颐。梳理总结其中经验,对当下重大主题美术创作具有一定启示。

  在春节题材美术创作中可以深切感受到,从生活的真实升华至艺术的真实,美术创作才能开拓新境。不少春节题材美术作品并非是对日常景观的简单再现,而是美术工作者在掌握、分析大量素材的基础上,依托创造性思维和艺术想象完成的图像建构。这些作品深蕴着价值观与精神取向,体现出更典型、更概括的真实——艺术的真实。在杨晓阳的水墨长卷《丝绸之路——甘肃苦水社火》中,源于现实的诸多场景与人物活动,经过画家高度概括,形成氤氲、恢弘的气象,体现了社火民俗的当代意义。

  春节是中华民族历史与文化传统的载体,沉淀着民族的思想与智慧,这决定了春节题材美术创作具有人文内涵。在创作过程中,美术工作者需要同时扮演学者的角色,其人文研究所达到的高度往往决定着美术创作的高度。比如,在赵宗藻、蔡枫、孔国桥等人创作的版画《中国四大传统节日》中,正因画家对各种文化符号进行了充分考证与释义,才使创作有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在春节题材美术创作中,美术工作者还在深入研究传统文化、感知火热时代的基础上,着力提炼、塑造作品的主题与价值取向,同时带动艺术语言和风格的创新,力求形成个性化的图像结构与艺术风格。

  一元复始,万象更新。春节题材美术作品中线条、色彩、图像与符号所构成的天籁般的节奏,不正是春天的序曲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