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导航

娱乐新闻 汽车资讯 社会文化 教育新闻 财经资讯 女性生活 旅游新闻 历史咨询 金融新闻 大咖名流
女性生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女性生活 >

不爱上综艺不善表达活在戏里活在角色中的廖凡

发布日期:2021-11-25 10:2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《邪不压正》上映以来,一直都是朋友圈热议的话题。 大家从彭于晏的肉体讨论到许晴的臀,如今又变成了廖凡的下巴

  杀师父一家,栽赃陷害师弟,与日本人根本一郎狼狈为奸,坏事做尽的同时还不忘给自己挣一份好名声。

  没骨气,怕死,枪战时他要“先躲躲”,听见仇人正在暗中瞄准自己,他噌地一下就躲到柱子后面,生死关头保命要紧。

  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外国人、日本人前谄媚讨好,跟蓝青峰打交道,前一秒称兄道弟,下一秒虐人到死。

  廖凡是湖南人,父亲曾经担任过湖南省话剧团团长,母亲也当过演员,他从走路起,就经常趴在排演厅的玻璃上看戏。

  “就他外形来看,他又不帅,不会引人注目”,这话是廖凡母亲说的,亲妈无疑。

  《将爱情进行到底》,李亚鹏火了,他饰演的雨森,戏里爱而不得,戏外被吐槽“长得丑”。

  《像雾像雨又像风》,火了陈坤、陆毅一票人也没轮上他,倒是童年阴影从此多了一个。

  从文质彬彬的流氓、一混到底的皮条客,到心理扭曲的保安,他几乎把坏人演了个遍,弄到最后,观众甚至都无法直视他了,“浑身都像痞子样”。

  好不容易接了个正面角色,刚一出口,对方紧接着就问:那你什么时候叛变......

  性格方面,他也不善于主动给自己争取些好资源。 就像前几年跟姜文合作完《让子弹飞》以后,他内心其实特别期待能够再有一次合作,一直心心念念盼了四年。

  结果《一步之遥》没盼着,得知导演拿到了小说《侠隐》的版权,他早早地就读了这本原著,期待着导演能找上自己。

  比如2006年拍摄电视剧《大院子女》,那期间,制片人发现廖凡即使好几天没戏也没有离开剧组。

  问他是怎么回事,他说“怕一回去,就把角色给丢了”,而那时的廖凡,还正处于恋爱之中。

  拍《建党伟业》时,廖凡承担着片中唯一一场战争戏,最危险的镜头都在这部分。

  结果刚进组没几天,廖凡就从马上摔下来,腰和颈椎都扭伤了,但因为很多重要的戏份还没拍,所以廖凡必须咬牙坚持。

  谁料到,只是短短几天之后,他就再一次坠马,当时脸就惨白,眼神涣散,直接昏厥。

  这次受伤,廖凡迎来了很长的一段低潮期,直到遇见《白日焰火》,那个原本是刑警支队长,后来因为受伤,被安排到保卫科的落魄警察张自力,让廖凡找到了一份感同身受。

  没有丝毫犹豫,廖凡为了最大限度贴近角色形象,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增肥20多斤,拍照时,连眼神都对不上焦。

  在片中合作的演员桂纶镁说:我觉得我一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认不认识廖凡,他的人在拍戏过程中完全活在他的角色里头。

  就是这样全身心的投入,廖凡在40岁这年,终于凭借《白日焰火》,拿到第64届柏林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,实力获封影帝。

  戏红人不红,名气配不上演技,很长一段时间,廖凡经常被问,“你为什么还不红”,“你什么时候才能火啊”,问着问着,把廖凡问得都没自信了。

  不爱上综艺,不善表达,活在戏里,活在角色中,剩下的时间,隐藏在自己的生活中,然后再以一个全新的角色形象回归荧幕。

  这不是在塑造什么“低调”的人设,只是不想花时间在自己认为没必要的事情上。

  他热爱演戏,打心底里热爱,当同学们早早出去接戏,他深扎话剧舞台,当不少人出演综艺尝到甜头,他还是不想表现得那么迎合。

  因为他要的从来不是一份“熬出头”,“对一个有兴趣的事情是需要熬的吗?还算是一种享受吧。”

  影帝不是随便成就的,那背后是漫长的光阴,许多个不知前路的夜晚,以及许多个少有人知的挫折和低谷。